Brands

日常使用的陶器就是我最喜歡的作品-Dorion Berg

「日常使用的陶器就是我最喜歡的作品」

熱愛陶藝的Dorion Berg在台灣生活了十多個年頭,他在隱身於台北虎山山腳下的住宅頂樓植起盆栽、設置了自己的陶藝工作室。無論是北風凜冽的冬天或是悶熱難耐的夏日,Dorion在這六坪大的工作室構思他的陶藝作品,並在火、土與釉料中,探索陶器不同的美。

Dorion成長於加拿大的渥太華,父親為製作古樂器魯特琴的師傅,祖父則為木工師傅。父親與祖父的許多朋友皆從事陶藝業,因此自孩提時代開始,Dorion就在充滿工藝品的環境下耳濡目染的成長,為自己的創作之路定下了基石。

從高中時期開始,Dorion就在父親的朋友—一位陶藝師傅門下幫忙,並且開始學習基礎的陶藝知識。從藝術高中畢業以後,Dorion來到了蒙特婁就讀大學。除了繼續創作生活陶器以外,他也嘗試利用陶當作媒材,跨足裝置藝術與聲音藝術的領域。幾年後,Dorion輾轉來到台灣生活,從事文字編輯的相關工作。當時的他,並沒有持續地進行陶藝創作。當我問起為何在十年前又開始了這條路,Dorion靦腆的笑著表示,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從小就深植心裡的創作慾望!

Dorion在捏陶時,喜歡考量陶器本身的用途並且製作出經典不敗的造型。但若討論到了不同土材的特色、釉料的搭配、又或者是還原燒陶法與氧化燒陶法之間的選擇,Dorion可有著多年嘗試所累積下來的大量經驗與作品。例如這次訪問時,他和我分享近期嘗試製作的「蘇打燒」系列陶器。蘇打燒(sodafire)的製作方法是在燒陶時,每隔一段時間於窯內噴灑蘇打水。蘇打水中的鈉與泥土中的二氧化矽產生化學反應後,根據陶胚沾染的蘇打粉多寡與陶胚在窯內放置的方向會產生多種不同的質感。Dorion向我解釋,蘇打粉多、陶胚面火的成品會燒製出如玻璃般的透光表面;而蘇打粉少、陶胚背火時會燒出橘紅色、啞光效果的釉面。火、土、釉之間產生的無數種可能,使Dorion為陶藝傾心。

看著工作室內琳瑯滿目的陶作,我不禁好奇Dorion有沒有一件最喜歡的作品?他想了想,指著流理台上的手沖咖啡壺,並解釋它最受青睞的原因:「因為每天都用得到它」。簡短的一句話傳達了Dorion的陶藝中最樸實的一面。所有的陶藝作品根據用料、技法的選擇會有不同的價格;但是對於一位生活陶器的創作者來說,器物最大的價值永遠是使用者「日久生情」而產生的情感與記憶。